WATERCOLOURS – 水彩画

May 6, 2008

Expression of Faith – 佛相潮音 – 陈长豪水彩画展

最近忙碌着个人水彩画展的筹备,总算工作完成,这一星期六开幕.这里简写介绍一下为何举办这个水彩画展的动机.匆忙的写. “佛相潮音” 为题的水彩画展,主要受新加坡佛教图书馆之邀请, 二则是佛缘.

首先我必须说,我是无信仰者(free thinker),喜爱旅游写生和摄影.因此也到过很多国家,了解它国的文化,艺术,历史,人情风俗,这一切往往都和艺术联销在一起,也无论你是偏向舞蹈的,文学家的,音乐的,歌据的,美术的,电影的,摄影的.作为一个画家我也不例外到处去捕猎索材作画.也就因为这样也走进佛国的世界中去.所以这一画展纯碎是于一个非佛教徙画家旅游到佛国所感受和观感,再于不的眼光不同角度画出自己艺术的风猊来.若是于一个是佛教徙来画佛教国家可能感受又是另一种佛教世界观.

记得今年新年期间,陪太太和一群朋友到印度去朝圣,走佛陀之路之一.这是一条艰苦之旅,路途也并不易行,是相信难走.抱着本身是个非佛教徒,但又似乎和佛有缘.对佛祖的了解虽不深也不怎么理解佛之理,只是俏微有所听说佛祖故事而已.而作为一个画家,又有豪奇心理,一心也想去了解,佛祖在早期的时代,怎样去传教,又怎样生活,住在深山山洞内和在菩提树下修炼成佛(?)在想像,又似乎也存有一科幻故事,于求真实,何不为一行了解一切.这一切都是作为画家就存有的疑问.心想,确实在那个年代,连点灯都成为问题,那来像如今的所谓现代化的交通工具,而靠着一双赤脚,或运用牛车或马车来代步,而路途又那么崎岖艰难行,真是不敢想像.似乎在脑海中是一件难于测模和费解一件事.带着一颗豪奇心态随团而见识一下与了解.印度,这一次是第二回走.走佛陀之路还是首次

当我们到尼泊尔和印度边界小镇兰比尼(Lubini),参观佛祖的珍贵脚印,原封不移在原址.这里似乎都保留以往一样泥兰土,只感觉保养空气和条件做得不够水平,加上缺泛维修,也许经济条件有问题吧.因此随缘,入乡随俗,路着大家围绕三次戏佛祖一个敬礼.这一天,我们就兰比尼(Lubini)住一晚.下午我们也在小镇行走,到处可看到宣传广告,鼓励大家节育,海报到处贴.这里的民生生活非常苦.到了黄昏我们乘租本地特色风味的三轻脚踏车,顺风在小镇横街窄巷川行而过.在夜间也在施行戎严.

沉静的夜晚,我们住旅店保安也非常严.就在这一夜晚,突然在迷蒙茏茏中,很明显又很清昕,一个佛祖的脸孔显现对着我微笑,似乎卧躺着式,并入进我的梦乡中,一副善良又亲切脸孔,就这样刻印在我脑海中.睛早清醒感到非常深讶和奇妙,为什么佛祖会在梦中出现.这一点使我感觉非常费解.难道佛祖知道我的豪奇.其实.佛祖,这一脸孔我也不曾在任何一种图片或书看过这样一个奇特画面.到了下一站,我们到了库斯那迦(Kushinagar).这是佛教朝圣者尊敬的地方.这里的寺庙,里面就有一尊巨大的卧佛(Reclining Buddha)雕像,是在1876年在寺庙被挖掘出来.当大家一齐.进入朝拜,我一眼望过去,原来在梦中所见到的佛祖就是这尊卧佛,心里突然感到谅讶.这也许所谓是”佛缘”吧!这一尊佛祖的雕塑品,可说是绝妙品,无论你往那方向看,佛祖眼睛都随缘跟着你看和微笑,这就我的感觉.

我不是在讲故事.佛缘-这是很难来解释.过去我到过许多佛国旅行和写生,也画了不少作品.因此好友陈友明提议和邀请,为新加坡佛教图书馆庆典25周年纪念举办一个个人水彩画展同时也为图书馆筹募基金,因此便一口乐意答应.这个个人画主要是画家的眼光,感受及体验,所到过的佛教国家中,创作出不同角度之作,不同风格和自己心的作品和大家分享成果.

在全球佛教徙热烈庆祝始祖释迦牟尼佛诞生,成道,涅槃的卫塞节,画家陈长豪拿出一批最新完成的水彩画做义展,主要是为了帮忙朋友庆祝佛教图书馆成立25周年及筹募发展基金.更为节日增添欢乐,吉祥色彩.       画家是一名佛教徙在全球佛教徙热烈庆祝始祖释迦牟尼佛诞生,成道,涅 的卫塞节,画家陈长豪拿出一批最新完成的水彩画做义展,主要是为了帮忙朋友庆祝佛教图书馆成立25周年及筹募发展基金.更为节日增添欢乐,吉祥色彩. 画家是一名佛教徙吗? 陈长豪没有宗教信仰.之所以画了许多宗教题材作品,一来他是画家,二来喜欢旅行.旅游目的是为画画,也就是搜尽名山,胜景存画稿.在画佛教圣地菩提迦耶之前,他己到过泰国,缅甸,柬埔寨,尼泊尔和印尼婆罗浮屠等佛教国家或宗教遗址写生,画画.可这样说,他信仰”艺术”信仰”旅游”多于信仰宗教. 今年年初,他和太太及朋友一起到印度去做”佛陀之旅”,原因是感于2000多年前释迦牟尼在交通不便物资缺乏情况下,开展如此长期而广泛的宏法利生大业,这就好像有人受到唐代高僧玄奘的精神感召踏上西域之路.

做了一次”独家”怪梦

菩提迦耶两天中,第一晚在释迦牟尼诞生的蓝毗尼投宿当地旅店,晚上他做了个”怪梦”,梦里一个非常清楚的佛头,一直对他微笑.隔天早上问同行团友,竞是只有他个的”独家”.                               

对于没有宗教信仰的画家来说,这也构不成什么更深入内容.令他奇怪的是,生平很少做梦,梦里佛头也未之前见,佛头到底从何而来? 次日一行人前往参观拘尸那罗时,心中疑团终于有了答案.该地是佛祖入灭后的圣地,共有两座建筑:一座是涅槃塔,另一座是卧佛殿.在卧佛殿里他谅奇地发现:眼前的那尊大佛,正是自己梦中所见.发生如此不可思议的事,他认为是”一次佛缘”,几个月后,当佛教图书馆一名负责人陈友明向他提起筹款事,一拍即合.

受过全面中西画训练

60年代初毕业自南洋美专的陈长豪,受过全面中西画训练.他退休前一直在画书籍插图和速写,也用电脑创作作品.反所以喜欢水彩画,据他说,当年班上有很多马来西亚学生,大多画水彩,于是”吾从众”,从此未离开过创作水彩画的道路.

在去旅行前,有什么必需的准备功夫吗?他说:”我是在游览完毕后再来看书读资料.我也没想画某些受买家欢迎的画.我的画是靠感受感觉来完成,采用方法不外自己擅长的速写,插图和水彩. 不少画家在旅行时都是以水彩”上阵”,原因是水彩作画器材比较简单,有易画易干和收藏方便的好处.陈长豪说:”由于旅游点人多和旅游时间的局限,在现场仔细观察和站着画画是不可能的事,惟一能做到是把景物,人物先拍成照片画成速写.回来后再加工处理”.也是在这样的局陈下,他完成了几幅相当有教育意义的作品,如<祈祷世界和平 – 菩提迦耶>.

 <祈祷世界和平 —–菩提迦耶>

<祈>的画面分成上下两部分:上面是一手捏佛珠的西藏女信徒下半身坐像.她的前面,也即画的下部,是两只低头啄食的白鸽.他说:”看到佛教圣地当年遭受的严重破坏以及现在世界由宗教所引起的种种紧张关系,我更相信争取和平是世界的当务之急. 陈长豪水彩画义展,展出作品标价从2000元到5000元不等,卖画半数收入将捐献给非牟利的佛教图书馆.

转载于新加坡联合早报 – 艺苑版2007年5月31日刊

转载于新加坡联合早报 – 艺苑版2007年5月31日刊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Blog at WordPress.com.

%d bloggers like this: